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钟炬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钟炬,威亭整体家居连锁机构总经理,设计总监,中华易学研究院常务理事,华侨大学应用数学系毕业,香港理工大学硕士。MSN:zevzhong@hotmail.com。 QQ:228388212

网易考拉推荐

重塑骑楼神韵 复兴越秀商都  

2011-03-03 04:12:00|  分类: 易学与管理营销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来有消息传出,未来五年,广州将加大推进主骨架道路网建设,而其中仅9米宽的中山六路将拓宽至38米,这就意味着,两旁旧有特色骑楼基本要拆。消息一出,众多街坊对在中山六路两旁骑楼的命运表达了担忧,认为城市发展以拆除历史建筑为代价的做法值得商榷。3月1日,华南地产论语举办了“骑楼保护与城市规划如何协调发展”的专家论坛,我在其中也做了发言。遗憾的是,由于速记员对这个题材和相关历史比较陌生,记录时产生了较大错漏。历史建筑一旦改变就不可再生,我恐因此使我对历史建筑的保留不能尽己之责任,也由于发言的时间有所限制,事后觉得言而未全,意犹未尽,因此,特借网站的贵地以及本人博客的一点人气,再次阐明自己的观点,以减少日后可能带来的心理遗憾。

 

我认为,不仅中山六路两边的骑楼不能拆,广州旧城区的所有骑楼原则上也不能拆,应好好保护和珍惜!会上,由于听到诸多专家抒肺腑之言、吐真知灼见,几乎一边倒地支持保护中山六路两边旧有的骑楼,我发言时,不由得怀念起三个对历史建筑有深厚感情、对城市规划有先见之明的前人:梁思成、林徽因、陈占祥。遗憾的是,也许是由于我们长期缺乏对历史文化保护的宣传,或者对传统建筑文化的常识缺乏普及,速记员把这三位值得中国人纪念、特别是北京人怀念的前人的名字写错了,我只能在此略作补叙。

 

1950年,梁思成和陈占祥提出了保护北京古城、另置行政中心的“梁陈方案”,可惜未被采纳。如果“梁陈方案”被采纳的话,北京城的城市价值和城市风貌,要比今天高出百倍;受此影响,全国各地的相当一部分的历史文化建筑,也会躲过后来被大拆除的厄运,北京不会有今天的堵车之苦,也不会有今天的限购之痛。梁思成和林徽因冒着政治生涯被停止的风险,先后与当时的北京市副市长吴晗进行过激烈的抗辩,相传当北京的历史建筑被拆除时,他们还到现场抱石痛哭,林徽因更因伤心和郁愤而拒绝吃药治疗,致使在一年后便香消玉损,年仅51岁。他们坚持真理、不做犬儒的精神,值得后世晚辈学习。

 

广州城的历史可以溯源到公元前900年的周代,距今接近3000年历史,公元前214年(秦始皇33年)正式建郡。根据考古发现,可以判断广州城自建立伊始到今天,其中心城区的位置,一直没有变动。在中国,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城邑不少,但中心城区一直有变动的,却几乎没有。这是广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独特的价值所在,这个中心目前就在越秀区的辖区范围。

 

然而,由于历史的原因所导致的指导思想的客观局限,广州并不重视对自身历史文化遗迹的保留、发掘和整理,建国以来,特别是改革开发以来的前30年,过分崇洋和盲目追求所谓“现代化”的思潮大行其道,大规模的城市改造,不仅没有顾及广州两千多年历史的踪迹,而且把广州自公元1720年(康熙59年)以来长达三百多年的商埠遗迹,也几乎毁于一旦。填塞白鹅潭而筑建白天鹅宾馆,大拆骑楼街,都是破坏城市历史文化遗迹的典型案例。老越秀区早已没有了广州古城的“中心城区”的痕迹,作为老荔湾区广府民居建筑的代表——西关大屋,也濒临消亡。这种上对不起祖宗、下对不起子孙的事情,不应该再发生。

 

回到中山六路的骑楼拆除与道路扩宽的问题。衡量这个方案优劣与否,可从三个方面去看:1、方案的结果是否与方案的目标一致?2、是否有更好的替代方案?3、方案的实施是否与以后城市发展的主流价值观念一致?下面逐一回答。

 

中山六路前后的交叉路口很多,拓宽中山六路对解决当地的交通并无实质的意义。很多人有这样一个误区,一看到堵车就马上想到扩宽道路,其实堵车与路网的密度关系更大,另外,从图论上说,与道路节点的流量关系也很大,比如东方路的堵车,就是由当中的几个节点的流量突然变小造成的。扩宽中山六路,我猜想其中一个主要的目的是疏通车辆进入市政府的道路,同时扩大与荔湾区的联系。要达到这个目的,更好的办法是改造盘福立交和东风西转入康王路、荔湾路的路网,还可以一并解决东风西的堵车问题。这是对第一和第二个方面的回答。下面将重点回答第三个方面的问题,同时将带出一个关于越秀区区域角色定位和竞争力培养的问题。

 

随着华城广场的亮丽现身以及亚运会的成功举办,广州新城市中轴线的确立,广州经济重心的东移,人们在文化上对广州的认识——这种意识已经从客观的经济层面变成了现成的眼球场面,并且向广州人的心理层次渗透——也在离开原来的原点,而不久前落成在中央公园的城市原点标志,似乎是给越秀区——这个坐拥了接近3000年历史的城市中心的老城区,一点安慰而已。古老的越秀区似乎将抱着原点被边缘化而无力回天。

 

其实不然。我认为:百年商埠今安在?却把天河作羊城,这种情况是可以改变的。改变之法是:惟有骑楼兴越秀,更无高墙壮商都。意思是,只要越秀区重塑骑楼神韵,高举骑楼文化,大打骑楼商圈,越秀区将能够超越天河区,成为城市价值排名第一的行政区域。具体的做法也不复杂,光复由中山四路到中山六路的骑楼街,让广州的老字号“重归故里”,焕发青春。

 

尽管越秀区拥有北京路商圈,但与天河城商圈和珠江新城相比,还是显得单薄。然而,一旦由中山四路到中山六路的老字号一条街贯通,情况就大不一样了。诸如珠江新城这类的新建筑、新广场,即使建设得再漂亮,也是可以被兄弟城市复制和被超越的。作为国际化大都市,珠江新城只能吸引“乡下人”的目光,而不能引起外国人的兴趣,只能“国内化”而不能“国际化”。越秀区的北京路—中山路骑楼商业街就不一样了,它秉承了接近3000年的建城历史的积淀,传承民国初期形成至今的百年商史,给人以根基久远的场所精神效应,骑楼独特的建筑形式与老广州中心独特的地形地貌天衣无缝地结合,既不能模仿,也不能复制,散发出的将是一种无可比拟的价值、魅力和力量。

 

关于骑楼由建筑美学特色上升到商业精神哲学的特点,广州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杨宏烈教授,在其编著的《岭南骑楼建筑的文化复兴》一书中,做了6点概括和总结,现辑录如下:

1、文化交流则活,固步自封则滞

2、大智若愚,奇巧若拙

3、退一步空间,做两笔生意

4、虚怀若谷,门庭若市

5、不拘一格,无格有格

6、化私为公,利公利私

 

这种骑楼所形成的商业氛围,是高楼大厦和MALL所不能营造和达到的。北京路骑楼商业街,以财厅为头,中山纪念堂为冠,越秀山为靠,北京路为腰,天子码头为足,珠江北岸为履,一衣带水,加上以贯通一气的中山四路至中山六路的骑楼街为张开的手臂,市政府、城隍庙为双肩,中央公园为腹,城市原点为心,地铁一、二号线为血脉,光孝寺、六榕寺、光塔寺、光孝基督教堂为护法,如此气势连贯、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格局,谁与争锋?在这里顺便纠正一个认识偏差:很多人认为,是广百和新大新带旺北京路,恰恰相反,是北京路的传统骑楼街带旺了广百和新大新。骑楼街一旦贯通一气,中无遮拦,就可以发挥巨大的能量,带来政通商旺人兴的局面。

 

“落雨大,水浸街。阿哥担柴街上卖,阿嫂出街着花鞋”,这句朴素的广东童谣,在道出骑楼街通衢无碍的优势的同时,也反衬出以天河区为代表的新区,一旦下雨,就会产生打不到车、人客滞留的窘迫局面。广东省的十大名片,广东骑楼榜上有名,世博会的广东馆,展现给全世界瞻观的也是骑楼街,这并不是什么偶然,而是一种经过上百年实践,仍然被确认为符合当地特殊的天时地利人和的天人合一的建筑形式自然回归而已。越秀区应该抓住这个历史性机遇。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