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钟炬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钟炬,威亭整体家居连锁机构总经理,设计总监,中华易学研究院常务理事,华侨大学应用数学系毕业,香港理工大学硕士。MSN:zevzhong@hotmail.com。 QQ:228388212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帮助韩国统一朝鲜半岛利而无害  

2013-06-27 13:57:00|  分类: 中国,韩国,朝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朝核危机牵动世界,世界眼睛盯着中国。尽管未必如实,中国的形象一直作为朝鲜的“靠山”而为世界绝大部分国家所共识。中国如何根本处理好朝核问题,关系到世界对中国将成为怎样一个崛起的“新型大国”的信任投票,关系到中国是否可以突破所谓“西方价值观”的束缚从而扭转“价值观劣势”,关系到“中国梦”可否给世界添加一种基于中国传统文明、同样具备普世价值的正能量,如果说这些目标都是“虚无缥缈”的长期目标,那么中国可否同时拥有既利于实现长期目标又能够解决眼前问题的办法呢?回答是肯定的,就是中国应该借助解决朝鲜核危机的机会帮助韩国实现朝鲜半岛的统一。

 

    无疑,这是一个大胆的构想,需要小心的求证。中国如果能够帮助韩国统一半岛,带来的第一个好处就是换取美国从朝鲜半岛撤军。中国可以秘而不宣与美、韩两国直接讨论这个话题,作为交换条件,美国从半岛撤军。双方达成一致的可能性不会低,因为没有中国的参与,短期甚至中期之内都不可能实现这个三方都有好处的目标。

    问题是如果美国不同意撤军,中国是否可以依然帮助韩国实现半岛统一呢?回答是肯定的。如果在中国的主动帮助之下,韩国实现半岛统一,即使中国不提出任何的附加条件,中、韩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永久解决中、韩之间的轻度的领土争议。一直以来,韩国最大的敌人就是朝鲜,在“失去”这个敌人的情况下,外国驻军就变成最大的“敌人”,这种主要矛盾的转移是任何高素质的外国驻军所不能阻止的,更何况美军的军纪并非完美无缺而韩国的民族自尊心又一向自觉,如果美国想“赖”在半岛不走,必将受到韩国民族主义情绪的强烈冲击。1992年菲律宾的民众可以逼迫美军撤出苏比克湾,韩国的民众一样可以逼迫美军撤离朝鲜半岛。如果不是菲律宾有意染指中国南海诸岛,刻意制造与中国的领土纠纷,美军是很难重返菲律宾的,而这种情况不会出现在没有敌人的统一后的韩国。打破美韩军事同盟的实质存在,是中国在军事战略上取得的直接利益。

 

    从最近几百年的历史看,大韩民族对中华民族与大和民族的态度是不一样的,前者多亲而后者多仇。中国之所以丧失钓鱼岛,与甲午战争的失败有关,而甲午战争的起因,又是中国为救援朝鲜而对日宣战。尽管中国没有必要要求统一后的韩国在中日钓鱼岛之争中偏向中国,但韩国暗中偏向中国是自然的。

 

    半岛统一之后,中韩在经济上的利益是显而易见的。从目前的现状看,可能韩国从中国的市场获利高于中国从韩国的市场获利,但中韩两国的双边贸易给双方同时都带来好处是实实在在的,而朝鲜则一直需要中国的援助,贫穷的朝鲜也不可能产生多大的需求。半岛统一之后,中国一方面可以免去以往的援助,一方面可以在扩容的韩国获得更大的市场空间。

 

    在中国内部可能出现最多的疑虑,是中国如果抛弃这个具有相同“意识形态”的“小兄弟”,会不会给中国增加诸如“颜色革命”、“阿拉伯之春”之类的不稳定风险?回答是否定的。把中国与朝鲜看成是具有相同“意识形态”的两个国家是一件莫名其妙的事。

    起码到目前为止,朝鲜最高领导人的任职实行的是“终身制”,更替实行的是“世袭制”,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任职实行的是“退休制”,更替实行的是“禅让制”。这两者有着本质上的区别。“退休制”与“终身制”的最大不同,是“退休制”起码可以每十年给人以新的希望,而“终身制”让人们从生前等到身后,似乎在让期望进行跨越生命周期的“马拉松”。“阿拉伯之春”所产生的根源首先是“终身制”,中国在邓小平时代就跨越了这个阶段,所以中国无需过虑“阿拉伯之春”短期内会在中国上演。

    中国的“禅让制”产生于公元前21世纪之前的尧舜时代,那是一个让孔老夫子羡慕不已时代,其政治状态被描述为:“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孔子称之为“大同”。

如果把“禅让制”与西方的“选举制”作比较的话,各有所长,各有所短,“禅让制”更能够确保继任者的能力,而“选举制”更能确保继任者兼顾大多数人的利益,“禅让制”不容易制衡权力,“选举制”可能因媚众而难以坚持真理。当然,这样的对比也许是粗糙的,甚至是不恰当的,却是必要的,中国在处理朝鲜问题时需要树立自己的制度信心。

   “禅让制”与“世袭制”不同之处显而易见,毋庸多言。中国的“党天下”与朝鲜的“家天下”也有本质的不同。所谓“党天下”,就是一党执政制,但中国的执政党却是一个开放的执政党,只要有共同的政治信仰,不论你是什么出身、什么职业,甚至是民营企业主、资本家,都可以加入执政党,使得执政党理论上具备“三个代表”的可能性,这种开放性与“家天下”的以血缘为唯一纽带的封闭性、排他性在本质上截然不同。

    中朝都宣称自己是“社会主义”,说到世界各国对于“社会主义”身份的识别,也是咄咄怪事。目前世界对于市场经济地位的认可,需要各国的考证,而对于“社会主义”身份的识别,只要他自己宣称自己是“社会主义”,就被认为是“社会主义”,而无需考究。这样朝鲜也被认为是与中国一样的“社会主义”国家,这不能说不是一种认识上的误区,其实朝鲜目前的社会制度相当于“封建君主制”而已。

    因此,放弃朝鲜,并不意味对中国目前的社会制度的否定,反而能用行动凸显一个既遵守国际规则又负责任的大国的崭新形象,并以这个新形象普遍受到国际欢迎的契机,向世界表达实现“中国梦”的路径:由小康社会向大同社会前进,以及“中国梦”的价值观:公平、仁义、礼仪。这是一个有望打破西方世界在价值观上的垄断地位的契机。

 

    需要作一点补充说明,所谓的“小康社会”和“大同社会”概念,均来自儒家经典《礼记·礼运》篇所记载的孔子对社会形态的理解。按照孔子的理解,所谓“小康社会”,就是历史上夏禹、商汤、周文王、周武王、周成王、周公所倡导并建设的“礼义以为纪”的政治相对开明、生活相对安康稳定的社会状态,“小康社会”的政治形态是“家天下”。如果把古代的“小康社会”称谓“小康社会”1.0版本,那么目前中国所宣称建设的“小康社会”,就是“小康社会”的3.0版本:变“家天下”为“党天下”可称为2.0版本,变“世袭制”为“禅让制”可称为“小康社会”的3.0版本,并且可以看作是“大同社会”开端。

    在中国人根深蒂固的文化意识里,如果把“小康社会”视作近期目标,不用明言就一定会把“大同社会”视作远期目标甚至终极目标,所谓的“大同社会”,其政治形态除了“禅让制”外,同时还有“选举制”。另一儒家经典《孟子·万章上》讲述了尧传舜、舜传禹的“禅让+选举”的经过,并引中国现存最早的政治书籍《尚书·太誓》中的一句具有朴素民主思想的话作为总结:“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拿中国上古时期尧舜年代的“大同社会”的政治制度与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民主制度相比,难分伯仲,打破西方世界在所谓“先进”的意识形态领域的“一言堂”格局,这也许是中国在新世纪对人类文明又一大贡献。

 

    话扯远了,总之中国对朝鲜甚至西方都无需再有意识形态的顾虑。就“中国帮助韩国统一朝鲜半岛”这个命题而言,中国不存在能力的难题,只取决于意愿。

 

 

                                                        钟炬

                                                        2013/6/23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